近年来缠论的传播速度无比之快,学习缠论的中国乃至世界金融投资者与日俱增,因缠师的霸气行文风格,大部分人都是怀着极高的期待来学习的,但是绝大部人最后都在思考一个问题:“缠论到底有没有用?”,个人在传播缠论的这几年里也是无数次被问及,可我从来不会给别人答案,因为这个答案只能自己找。对于任何理论都必然面临的“体”和“用”的俩重,“体”乃是“本体”,为立论根基,“用”乃“方法论”,为实践的指南,所以你要找到缠论有没有用的结论,就必须对缠论的本体深度了解。缠论的本体是以人类的“贪嗔痴疑慢”不变本性为前提,建立在人类同构基础上的市场走势结构的解析,所以缠论分析的是交易的人性轨迹,而借助的是人的基本同构理念,这里就有了人性不变与同构性下的变的关系,所以最后世界哲学大师有了一个结论:“世界上没有完全一样的两个人”,但是人和世间万物却有着自相似的绝对复制性,由此中医界发明了“全息”一词,现在被广泛的用到了高科技领域,进而有了所谓的全息概念,以上所说的是个人对缠论本体的理解,而这些不是我凭空想的,是在缠论108篇原文里面的,只是因为缠论108篇没有物理次序且内容庞大,所以对于那些急功近利的阅读者来说,这必然是被忽略的,恰恰是最不该被忽略的。由此可知缠论的“用”建立在对缠论的“体”的理解基础上,你理解了多少就能用多少,故缠友们应对“一大公理二条假设 三个支点”深入体悟,才能真正逐步做到对缠论的“体用”,认识了“本体”,一切用都应该是自然的信手拈来。